适合一人干的灰产项目

适合一人干的灰产项目

我和我的电解兄弟们

2020-10-29 16:27| 发布者: 风轻云淡| 查看: 262| 评论: 0|原作者: 颜国军

摘要: 清晨,太阳还未升起,昏黄的路灯下已经三五成群的聚集了十几个等班车的职工,他们之中,有许多都是和我并肩作战的兄弟。为了方便交接班,我们在路边小摊上买了早餐,边吃边等班车,一天的紧张忙碌就此拉开序幕。进入 ...

清晨,太阳还未升起,昏黄的路灯下已经三五成群的聚集了十几个等班车的职工,他们之中,有许多都是和我并肩作战的兄弟。为了方便交接班,我们在路边小摊上买了早餐,边吃边等班车,一天的紧张忙碌就此拉开序幕。

进入电解车间,我们每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工作:换极、捞块、打壳头包、畅通火孔、消灭效应、处理电解槽异常状况....不管严寒酷暑,面对火热的电解槽,穿着厚重的工作服、带着防护面罩、厚实的手闷子,全副武装,挥舞着二三十斤重的大钩、大耙、钢钎等工具,打捞碳渣、换极、收边、出铝......大伙在电解槽旁一刻不停地忙碌着,面罩之下,汗水早已像泉眼一样的涌动着,顺着面颊流淌。工作服上的汗水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,汗渍在衣服上印出一朵朵白色的云彩。

不知不觉已到中午一点,我和班组的兄弟们走进休息室,边聊着早上的工作,边吃着简单的午餐。突然,外面传来发生效应的警报声,大伙立刻扔下筷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效应槽。一个直奔操控箱监控电压,两个奔向效应棒堆......这箭一般的速度,默契的配合,是多年的电解工作形成的条件反射,这一刻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,如何在最短的时间里熄灭效应,降低电耗,减少电解槽波动。回到休息室,饭菜已经冰凉,大家顾不上再去加热,就着茶水三两口扒完剩下的午餐,就又开始挥舞工具继续打渣、换极、出铝......

忙碌了一天,下午五点钟,下班时间到了,交接完工作,我们走入澡堂,脱下还未被体温完全烘干的工作服,洗去灰尘,洗去一天的疲惫。在落日余晖下,我们走上班车,踏上了回家的路......

适合一人干的灰产项目 版权所有 ( )
 |四博互联网络支持 投稿邮箱:394942094@
地址: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董家河工业园区 邮编:727100
建议使用1024*768以上分辨率浏览

返回顶部